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香港管家婆心水论坛 >   正文

论宪法学的根本方法——兼从法理学方面的追究-国家法、宪法论文d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19-10-08访问次数:

  登录成功,如需使用密码登录,请先进入【个人中心】-【账号管理】-【设置密码】完成设置

  简介:本文档为《论宪法学的根本方法——兼从法理学方面的追究-国家法、宪法论文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若权利人发现爱问平台上用户上传内容侵犯了其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等合法权益时,请按照平台侵权处理要求书面通知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拥有大量关于论宪法学的根本方法——兼从法理学方面的追究-国家法、宪法论文.doc的实用类文档资料,所有文档由知名合作机构以及专业作者提供,线上总资料超过两个亿,保证满足您的需求。

  论宪法学的根本方法兼从法理学方面的追究国家法、宪法论文一、世纪我国宪法学的主要盲点鸟瞰式地观察世纪我国宪法学的学术状况尤其是全面透析其所活用的根本方法乃当属于所谓“宪法学学”的课题。也许是受到面临世纪之交人们可能产生的种种复杂情愫以及展望未来、一举刷新之类豪情的诱发近年国内在这方面已出现了一些颇有见地的著述。然而迄今为止我国宪法学界仍未在整体上达至一种可称之为“方法论上的觉醒”的境界亦未曾有关于宪法学之根本方法的争论。而环顾世界各国似乎日本宪法学界对此课题的研究较多。世纪年代日本法学界曾掀起了一场有关法解释问题的白热化争论。这一争论最初虽然是由民法学家来栖三郎教授有关法解释的观点所触发,但许多宪法学者也参与了这场论辩其焦点即集中围绕于“事实”与“价值”、“宪法之科学”与“宪法之解释”之间的关系,在本质上乃涉及到了研究者的根本立场即根本方法的问题。世纪我国宪法学所面临的“根本性”问题同样涉及到“事实”与“价值”、“宪法之科学”与“宪法之解释”之间的关系。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将对,,世纪我国宪法学应有的价值取向产生深远的影响。当然在诸如“宪法学学”的视角之下“世纪的中国宪法学”同样可能是一幅不确定的“图景”因为历史本身也未必不会沦落为一个“可以随意打扮的婢女”。尽管如此谁都难以否认上世纪的中国宪法学曾经面对了这样一个宿命即:世纪之于中国可谓是一个“宪法的世纪”。因为与欧美许多国家以及东方的日本不同我国正是进入这个世纪才出现了宪法但其间各种宪法文本反复更迭几乎一发不可收。据统计法国在当年大革命爆发之后自年开始迄年为止一共出现了,部宪法典成为当代各国宪法学者说明“宪法激变”现象的典型例子。然而根据哥伦比亚大学AJ内森(AndrewJNathan)教授的确认中国仅在世纪之内各个时期的中央政府就一共制定并施行了部宪法文件。所以更确切地说该世纪是中国的一个“宪法创制的世纪”。宪法规范的这种激剧变动一方面可以反映宪法在实施过程中存在实效性的问题另一方面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宪法学理论的继承与积累。其间新中国的成立是一个伟大的转折点同时却意味着宪法价值秩序的根本转换以及理论传统的彻底断裂。总之这是一个反复“推倒重来”的世纪。然而世纪的中国宪法学有一个一以贯之的倾向即基本上没有意识到事实与价值、存在(SEin)与当为(sollen)之间的紧张关系。此处的“存在”指的是现存的、或可能生成的事实与此相反“当为”则是关于“理应生成”的价值判断并可体现于规范命题。存在与当为处于永恒的紧张关系之中从存在中能否引出当为或者说仅仅从那种由实然命题构成的前提中是否真的能够演绎出作为归结的应然命题这是一个时常在哲学以及法哲学上引起激辩的论题否定这种可能性的见解即被称之为“方法二元论”如新康德学派或新康德主义法学就明确地坚持此一立场。今日我国学者所熟悉的H凯尔森与M韦伯均被列入这个阵营。深圳西乡沃尔玛持刀砍人事件 场景十分血腥(附股),在这一方面我国宪法学所存在的问题绕有趣味。就近二十年来的理论状况而言起初有不少学者曾习惯于从应然命题中直接推断出实然命题比如详细列举我国现行宪法中有关公民基本权利的规定然后与西方国家宪法中的类似规定或国际人权标准加以对应比较以此证明在我国现行宪法制度下人权已得到全面的、或彻底的保障。这种方法所涉及的问题恰与法哲学史上的争议焦点南辕北辙:后者在于是可否从实然命题中演绎出应然命题而前者则是从应然命题中“逆推”出事实命题。目前这种向度的方法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我国学者的摒弃然而许多宪法学者却转过身来不假思索地从实然命题中去打量、追踪、甚至演绎应然命题即“返回”到西方法哲学史上备受争议的做法上去但依然没有意识到事实与价值、存在与当应为之间的紧张关系。正因如此直至世纪之交的今日在面对宪法现实时“苦闷派”必然继续苦闷下去而“苦斗派”也注定需要苦斗。韩大元教授是一位尤为强调规范价值的学者其“亚洲立宪主义(价值)”概念就宣明是为了克服“西方中心主义”宪法学的影响并在这种问题意识的激励下倾向于从实然(存在)命题中推断出应然(当为)命题童之伟教授反其道而行之力图将他那个难以与国际宪法学界固有的socialrights之用语相勾通的“社会权利”这一独创的概念设定为“科学”的宪法学的“逻辑起点”(就像马克思把“商品”概念作为《资本论》的逻辑起点一样)表面上似乎甩掉了价值、当为的颗粒实际上乃把事实与价值、“存在”与“当为”大胆地溶于一炉郝铁川教授的“良性违宪”说“吹皱”了近年我国宪法学的“一池春水”但人们可能难以从中区别出事实描述的成分与价值判断的要素而完全否定论者同样忽视了这种区别的深远意义。总之在面对理论自身时大家都不断沉醉于因浑沌而圆满的理论构成安命于毋需容忍事实与价值之冲突的学说状况。这里就隐藏着所谓“宪法学理论相对滞后”的一个内在潜因。没有意识到事实与价值的紧张关系这可能是肇源于我国现行宪法规范中某种语言模式的暗示反之或许诚如“鸡在先还是蛋在先”这一辩题所隐示的那样也正是因为对事实与价值之紧张关系的无意识才会促成了这种规范的语言模式。该模式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把事实命题与应然命题(或规范命题)浑然一体地结合起来。如现行宪法第条第款有关人民主权条款的条文表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在此条款中似乎混合着两种性质不同、而又可以互换的规范内涵。第一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应当属于人民”第二种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事实上属于人民”。显然其中的第一种是一个规范命题也是该条款的题中应有之义而第二种则是一个事实命题是可能被解读出来的赘语。然而无独有偶宪法《序言》第五自然段在回顾了新中国成立的历史进程之后指出:“从此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因为是对历史事实的叙述这种表述自然也是一种事实命题。序言中的这一表述与其后第条第款中所可能隐含的那个事实命题互相呼应而且前者是对后者的一种有力的铺垫使后者所承担的事实命题的含义进一步得到强化而后者又恰恰被套入表述“理应存在”的规范命题之中从而形成了一种具有混沌结构的条文语言模式。这种模式虽然亦可偶尔见之于一些西方国家宪法的部分条文但却比较普遍地被采用于我国现行宪法之中如其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基本上就采用这种模式而整部宪法的结构也是由具有相当规模的事实命题所构成的序言部分与理应成为规范体系的其它各章混然一体地结合而成的。二、解咒:事实与价值的对峙其实世纪西方的科学革命早已打破了人类对宇宙秩序的一种“混沌”的认识。在此之前西方知性体系的哲学基础乃是亚里士多德哲学以及基督教的观点综合起来的认识论即一种可称之为“目的论式的宇宙观”。这种世界观与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以及人文精神可谓异曲同工、殊途同归其中一个突出的共同要点即在于在它们所认识到的世界中事实与价值均是浑然一体的。然而现代的“科学”粉碎了这种世界观。在它看来世界虽然呈现出一种秩序但其只是因果式的机械的秩序并不充满着意义和目的意义和目的不是那种可以被发现、被证立的事实而是被人为创设、人为假定的东西。十八世纪英国哲学家D休谟所提出的实然与应然之间应有一条不可逾越之鸿沟的说法正是这种宇宙观的经典论断。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来看二元论的哲学观可能是错误的但不容否认的是在洞悉事实与价值的紧张关系这一点上这种世界观亦含有相当重要的真理颗粒。M韦伯就曾经把这种世界秩序的发现称之为“世界的解咒”(disenchantmentoftheworld)。迄今为止西方的整个知性体系的主流仍然立基于这一“世界的解咒”之上尽管当代西方知性体系的主流曾一度受到所谓“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思潮的冲击但后现代主义似乎更“粗暴”地对待价值问题而根据美国学者波林罗斯诺(PaulineMarieRosenau)的研究表明它的这种挑战并未成功其最初的势头亦已在西方许多国家渐趋式微。作为以规范为焦点的学问宪法学也同样必然面对事实与价值的紧张关系问题在于如何把握。一般而言宪法学是以宪法现象为研究对象的学问但宪法现象中的“内核”正是宪法规范本身。而宪法规范体系的主体部分大致上又是由一系列的规范命题所构成的为此宪法学本身就注定要面对那些价值判断的要素。当然作为“科学”的宪法学或许可以从纯粹科学的立场出发将纷繁复杂的宪法现象作为“事实”加以冷静的洞析和描述力求进入不偏不倚的“价值中立主义”的境界。然而必须承认:首先这种“科学”的宪法学充其量也不过是一门社会科学而已不可能完全像自然科学那样具有高度的、精确的、普适的客观性和科学性其次与其它社会科学相比甚至与其它部门法学相比宪法学似乎更难摆脱政治意识形态的纠葛因为这些政治意识形态的要素必然渗透到种种价值命题中去凝结成为宪法规范再次由于宪法规范本身较之于其它法律规范更具概括性和原则性为此作为宪法学之构成部分的注释宪法学就必然存在供价值判断渗入的空间甚至为政治意识形态或政治立场留下了较大的回旋余地。这些大都是宪法学本身所特有的宿命。因此从严格的意义上说宪法学的确具有“科学”的成分有能力揭示“事实”但同时又包含了作为“学问”的构成要素并纠缠于种种复杂的价值判断之中。那幺应该如何把握宪法学中的事实与价值、实然与应然的紧张关系呢,鉴于前文所述当我们把宪法学把握为一门“科学”的时候尤其必须正视宪法价值的问题。蕴含在宪法规范中的价值并非是什幺神秘的东西。从马克思主义法学的观点来看它既不是一种先验的存在也不是像近代古典自然法论者所说的那样凝结了所谓永恒不变的普适内容。它是一定程度上受具体的社会历史条件以及政治统治状况所决定的一种历史性的价值因此不可避免地打上意识形态的烙印。与此相应在面对事实与价值的矛盾时宪法学也可能走向两个不同的岔叉路最典型的情形可见于“一战”之后德国。当时德国国法学(宪法学)界的巨擘C施密特(CarlSchmitt)刻意地区分了“宪法”(Verfassung)与“宪法律”(Verfassungsgesetz)的概念,建构了被后世称为“政治性的宪法学”其中所言的“宪法”指的是由宪法制定机关所作出的有关政治统一体之形式与样态的“根本性的决断”即一种“积极意义上的宪法”。这种“宪法”既未进入“规范”的层面也不是一种单纯的“事实”状态而其“宪法律”则指的是只有以前述的“宪法”为前提才取得正当性并发挥其规范性的东西。施密特的这一学说揭示了宪法与“政治”的深层关系但却也隐含了使宪法学成为政治婢女的内在危险性。于是如所周知该时代就同时召唤出了H凯尔森的纯粹法学籍以强烈批判传统德国国法学中的意识形态特性。然而早在德国年革命受挫之后,F拉萨尔就走得比施密特更远,他断言宪法的本质就是“事实上的实力关系”从而成为(宪)法规范阶级性理论的鼻祖。这一源流后来则为许多社会主义国家的宪法理论所继承。众所周知中国宪法学曾长期沉耽于淋漓尽致的阶级分析论。而纵观世纪的中国社会内在矛盾的解决反复诉诸于暴力革命、政治斗争迄今为止我国宪法学中依然露骨地充斥着繁杂的政治寓意甚至政治口号。剔除这类政治寓意或政治口号维护政治学园地与宪法学园地之间的篱笆不得不成为自许为“科学”的宪法学的一个自觉的使命。有鉴于此经过文革之后的长期反思并针对过去有关宪法与宪法学的那种“泛阶级性”的观点目前的中国宪法学开始出现淡化阶级性理论的动向转而强调宪法的“公共性”以及宪法学的“科学性”。对于我国宪法学来说这无疑具有划时代的进步意义。然而诚如前面所述作为一门整体学科的宪法学在其自身的宿命上未必完全可以回避宪法与政治的微妙关系如果不承认这一点将对宪法学之“科学性”的认识推向另一个极端其本身也会有悖于“宪法学的科学性”精神。为此问题不在于我们是否可以鸵鸟式地避开宪法规范之“政治性”的客观要素而在于如何妥当地把握宪法的政治性与公共性、宪法学的价值性与科学性之间的关系。在此方面日本宪法学的体系也许具有一些启发意义。战后马克思主义的法学思想在日本宪法学界影响深远但人们依然反对把宪法规范的本质完全“还原”为赤裸裸的实力关系。著名的宪法学家小林直树教授就曾断言:较之于实力装置的发动以规范价值统合政治上的对立才是宪法规范所期待的“高次元的功能”。而在“发现”了“宪法的价值性”之后日本宪法学界就在新康德主义的影响下将事实与价值、存在与当为加以相对分离由此完成了“宪法科学与宪法解释的二元论”式的学科体系构成。根据通说其构图如下:A理论宪法学a一般宪法学、宪法原理论b宪法史、宪法学说史、宪法思想史c比较宪法学(含比较宪法史)d宪法社会学(宪法的政治学、社会学以及心理学研究)B实用宪法学a宪法解释学b宪法政策学(含实践意义的宪法理论)上述体系构成虽然不否认理论宪法学中的价值性及其揭示当为或应然命题的理想同时也不否认实用宪法学必须坚持以理论宪法学为依据追求甚或标榜自己的客观性但在具体的任务上理论宪法学主要是侧重于揭示“事实”、“存在”为此致力于追求科学性而实用宪法学则可坦然地面对“价值”、“当为”的问题因此可容忍其政治性或意识形态性其中在特定的阶级社会里还包括几乎成为我们的口头禅的“阶级性”。这种理论体系一方面自觉地预设了事实与价值、存在与当为的内在紧张关系另一方面又解决了宪法学的政治性与科学性的复杂关系。此外它又恰好适合与现代欧洲的自由法学和美国的现实主义法学进行对话其间又容受了美国的现代各种法学思潮的影响发展出具有自身特色的利益(价值)衡量论,并运用到具体的宪法诉讼中去。这些均反过来进一步激发事实与价值的冲突意识直接和间接地推动了宪法学整体理论的发展。当然日本宪法学的这种体系构成的模式乃是新康德主义法学的影响使然而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来看把事实与价值截然分开、完全割裂的二元论哲学观念则可能是错误的。然而模糊的辩证整合并不可以完全否定方法二元论的特定意义。即使从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观点出发也可作出这样的推断:既然事实与价值、实然与应然既是相互对立又是相互统一的那幺基于二者的相互对立我们可以接受上述的那种二元论式的宪法学体系构成而由于二者的相互统一为此就既不能否认宪法学中的价值性不能否认宪法学必须揭示规范命题之科学性的任务同时也不能否认宪法解释有必要以理论宪法学、即作为社会科学的宪法为基础这一重要原则。三、宪法价值的思想前提既然事实与价值不可浑然一体地予以把握那幺解咒之后的世界就不再充斥着意义和目的并迫使人们承受“最终规范和价值”的多神主义(polythEism)的困扰。因为价值的生成本身不能排除主观的背景所以在各种价值之间亦同样可能存在着深刻的矛盾。与此相应在宪法以及宪法学上就存在着一个价值抉择、或价值模式之建构的难题。要解决这种难题至少要涉及以下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认识宪法规范价值的意义即在解咒之后宪法学为何不应完全拋弃价值的问题。有关于此传统的法律实证主义与自然法思想持有不同的立场。前者倾向于排除规范的价值功能把法律规范看成是冰冷的、本原的东西而自然法思想则重视道德主体的价值体系并不屑于“条文拜物教”的思维取向。然而中国宪法学于世纪之初开始萌芽的时代正是法律实证主义在世界上甚嚣尘上的时期为此亦不可能置身度外。本来在该世纪之初梁启超曾一度对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大为倾倒但当他在日本流亡期间接触到世纪瑞士政治思想家伯伦知理(JohannKasparBluntschli,)的国家有机体学说之后便把“卢梭之辈”的学说斥为“陈腐之言”并一头钻入法律实证主义的阵营。在此后的整个民国时期法律实证主义更是居于主流地位。时至新中国法学时期自然法思想也好、法律实证主义也好虽然均受到我国马克思主义法学的严厉批判然而在反对自然法、坚信规范可以创设权利这一点上我国(宪)法学其实恰恰与西方传统的法律实证主义一脉相通。殊不知在许多宪法的理论问题上自然法思想较之于法律实证主义其实蕴含了更多的“真理颗粒”二战之后新自然法思想在国际法学界中的一度复兴即可证明这一点但中国法学却过早地“批臭”了这一理论。当然笔者并非主张彻底摒弃法律实证主义的任何观点和方法包括其中可能蕴含的“合理内核”。新中国以来,老一辈宪法学家的辛勤耕耘和高度成就是不容否定的我们这一代人都在他们的思想体系的吸引和诱导下成为“绿原上啃枯*的动物”宪法学研究者。但我们注意到,西方传统的法律实证主义早在凯尔森的纯粹法学阶段就曾得到极其重要的发展,而中国的宪法学迄今还不可能真正成为一套“纯粹”的规范科学,精微缜密的宪法解释学也尚未成就。我们目前的学说有点像魏玛宪法下的“政治性的宪法学”但其理论的完成度却又远不如施密特的体系。在此意义上,留给世纪中国宪法学的课题委实是繁重而又复杂的:一方面,必须肃清传统法律实证主义的遗害厘清规范的价值内涵,另一方面却又要妥当处理政治意识形态的纠葛,建构具有规范科学品格的宪法学。这两个方面几乎构成了一种吊诡的悖论比如我们既能全盘否定新自然法思想也能完全批判凯尔森的纯粹法学吗,这些均是值得深思的问题。在这一点上现代德国法学家密腾兹维(IMittenzwEI)的见解颇值玩味他一方面认为法规范始终在追求“法秩序的客观目的”而法学的目的性思考也是一种从较高位阶之目的的总体出发所作的思考但在另一方面则明确地反对“利用任何所谓的人性自然之要素来对抗实证法秩序”同时也反对“试图籍一种自然法的秩序结构来正当化具体实证的法秩序”。总之一旦有了上述的觉醒那幺我们就不会再带着先予的价值去津津乐道地描述法的现象以便壮烈地与实存磕碰也不会刻意地看守着“本土化”标签下的实存而单纯地接受价值的拷问而是必然被置于存在与价值相互冲突的剧烈夹击之中并且难以逃遁。第二个问题则是宪法文化中的价值模式问题。就这一点而言综观国际宪法学的潮流我们会发现:迄今居于主流地位、并在事实上对非西方国家的宪法理论乃至宪法制度发挥着深远影响的西方宪法学其总的历史走向是从西方(宪法价值)中心主义向价值相对主义的演进如今,价值相对主义又正在向实践哲学(实践理性)流变。日本的内野正幸教授认为后一个进程似乎意味着价值相对主义向西方中心主义的归复窃见以为,那其实正是一种否定之否定的辩证过程。在此我们要认识到:价值相对主义乃是对西方中心主义的一种反动但却发端于西方国家的思想学界而非西方国家的学者就此依然只能是拾人牙慧而己。然而当我们刚开始懂得利用这种思想武器强烈抗议西方中心主义的时候它却日渐式微。这不得不使人联想起中国古代“刻舟求剑”的寓言。再者在谈到文化(价值)相对主义时AJ内森教授就曾提及:中国人在其信念上乃是属于文化普遍论者的。在价值相对主义的指引下,当今中国法学界中也开始出现了所谓“本土化”的概念装置它曾与宪法学中的“有中国特色”的自我定位意识是彼此呼应的。当然这一概念也很容易隐藏近代中国“体用论”的还魂所以注定具有较多的歧义。比如,就法律继受来说,有作为前提意识的“本土化”也有作为一种客观结果的“本土化”。前者自然很容易被用来掩藏某种理论上的陷井,甚至作为拒绝与国际宪法学进行对话、交流的一种籍口而后者则揭示了一种必然的现象甚至规律因为,不管全面继受外国法的主观意愿多幺强烈,任何国家的法律之民族性都不可能被完全抹杀。为此,一些学者所倡说的把本土化的意识与“提高同世界宪法学界进行交流与对话的能力”结合起来的主张至少迄今仍然不是无足轻重的观点。当然从这里我们也可看出宪法文化中的价值模式问题其实与价值的客观化问题密切相关。在法学方法受到利益法学等承认法规范及法判断均包含着价值判断要素的流派的洗礼之后尽管部分学者坚持认定规范的主观要素难以排除规范的内容、解释(Auslegung)和有关的诠释学(Hermeneutik)所涉及的价值判断根本无法作客观的论证不过仍应认识到致力于探究价值客观化的方法乃是当代国际上主流法学的重要课题。诚如k拉伦兹所言:严格划分当为与实存、价值与事实的界域“是新康德主义所阐明的它虽然还不是最后的真理但是假使缺少了它法学就不足以应付其问题。当然也不能过度强调此种划分以致认为不须考虑当为规范所应适用的实存关系即可确定前者的内容。这种作法之不可行几乎是众所公认的”。问题是寻求价值客观化的前提首先是承受事实与价值之对立的纷扰而这正是当前中国法学所面临的一个课题然而在尚未迈入探究价值客观化的道路之前价值模式的论辩或许也会成为“虚论误生浮文妨要”的空谈。目前中国法理学界的部分论客已表现出了有这种倾向而宪法学界则更难以摆脱该当宿命。四、世纪中国宪法学的具体价值取向那幺应该如何把握宪法价值的具体载体以确立世纪我国宪法学的价值取向呢,对此笔者认为联系到价值客观化的问题我们首先有必要在规范形态上厘清“近代宪法”与“现代宪法”这一对概念。近代宪法与现代宪法的峻别对于西方主要立宪国家而言拥有断代史上的明确依据前者主要指近代西方市民革命以后成立的宪法而后者则是自一战以后、尤其是二战以后在西方主要立宪国家发生转型的宪法。二者之间在价值原理上不可同日而语。一般认为近代宪法的基本价值原理有以下三点:()国民主权:又称“主权在民”即表明国家意志的最终且最高的决定者乃是“国民全体”的主权原理。这一概念肇源于近代法国的souveraineténationale(国民主权)既有别于近代宪法以前的君主主权原理又不同于当时卢梭所提倡的souverainetépopulaire(人民主权)概念其主权主体乃是一种抽象的、拟制的“国民全体”为此实际上不可能具有真正的政治意志能力。这种主权原理与“纯粹代表制”相结合使得代议机关完全独立于“国民全体”之外作为一个整体毫无拘束地代替国民“表达”国民意志由此塑造出国家意志。换言之代议机关在不受国民意志之约束的情形下所自行表达的意志即刻被假设为“国民全体”的意志并在民主主义的理念下直接获得正当性与至高性。()自由与平等:“自由”乃今日所谓的“人权”或公民的“基本权利”的近代经典形态其中包括人身的自由、精神的自由以及经济的自由即所谓的近代宪法中的“三大自由”其中又以经济自由、尤其是财产权为其整个自由概念的硬核而近代宪法中的“平等”则是一种“机会的平等”或“机会均等”并不保障实现实质性平等的其它条件为此只是一种形式上的平等而非“条件的平等”或“实质上的平等”。()权力分立与制衡:各国的具体制度千差万别但主要都表现为立法、行政和司法的“三权分立”其终极目的均在于通过权力之间合理的配置以及互相乖巧的制约以图最大限度地防止权力本身的滥用和腐败。然而实际上除美国等少数立宪国家之外议会中心主义却是近代各立宪国家的共同取向。以上三大原理均体现了近代国家的理念即所谓“自由国家”或“夜警国家”的理念完整地反映了近代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的二元对峙结构。但在进入现代宪法时期之后这些原理的具体内容则出现了一定的变迁主要表现在:()国民主权走向人民主权、()社会权利的兴起自由权内涵的嬗变、以及()议会中心的“立法国家”逐渐淡出、行政权的扩大以及“司法国家”化倾向的出现等方面而这些嬗变又均反映了传统自由国家向现代“社会国家”、“福利国家”的演进。在国际宪法学界许多学者认为:年德国的魏玛宪法就是现代宪法的滥觞而在二战之后现代宪法的价值原理则得到了进一步的确立和推广。可以设想现代宪法的上述这些理念如果可以发展到极致的形态就可能与传统社会主义宪法的理念更相近似。对于上述诸种变迁的许多要点当今中国宪法学界早已耳熟能详故而在此不再赘言。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自年代起对政府的PolicePower加诸限制的“实质性正当程序”又有所复苏年代之后连一向确信社会国家理念的日本也出现了“规制缓和”的动向而今日所谓的“世贸规则”,则更倾向于对近代自由竞争的归复。这一动向反映到宪法上来的状况姑且概称之为“后现代宪法”现象而这种现象目前已经广泛地出现于西方几个主要立宪国家之中。“后现代宪法”现象彰显了当代各国宪法在价值选择上所面临的复杂性和困难性:首先在西方许多主要立宪国家即已经在各种不同程度上实现了社会国家理念、完成了现代宪法课题的国家里虽然走向“后现代宪法”的趋势似乎已成定局但近代宪法与现代宪法之间的价值冲突仍不可避免二者简单的统一或所谓的“梦幻组合”也受到了质疑其次在一些已经完成了近代宪法课题但尚未完成现代宪法课题、尤其是尚未实现现代社会国家理念的宪政国家或地区(如我国香港特区或拉美一些国家)宪法价值的选择将可能陷入较为困难的境地。尽管西方先进立宪国家的“后现代宪法”现象呈现出向近代宪法价值原理的“复归”因此在表面上这些国家或地区目前所选择或固守的宪法价值原理不期然而然地接近了先进立宪国家的宪法价值但由于从未确立过“社会国家”式的宪法价值所以在其自身的社会内部仍然潜藏着深刻的、或将不断趋于深刻的社会矛盾而其所标榜的近代自由价值又恰恰因为在表面上趋同于当下西方主要立宪国家的“后现代宪法”现象而获取了一定的妥当性的依据但这并不足以遏止围绕着宪法价值取向的争论或交锋。反观我国宪法价值取向的选择则面临着更大的复杂性和困难性因为我国基本上仍未完成近代立宪主义的课题这一点是勿庸讳言的。为此在进入世纪之后中国宪法学首先必须完成自身的价值取向选择而直陈其面的复杂选项有:第一种:跃进式的取向即跳跃“近代”而直接进入“现代”第二种:历史阶段论式的取向即先“近代”而后“现代”第三种:理性主义取向即近代课题与现代课题相互交融、近代阶段与现代阶段齐头并进。笔者既不完全同意单纯的社会进化论或历史递进发展的观点亦不对人类理性的可能性持乐观主义的态度但基本上憧憬上述第三种理性主义取向。同时笔者又反对简单机械的“二分法”即那种企图在近代课题与现代课题的正中间找出我们价值取向的立场。窃以为,在方法论上我们应该将面向世纪APB(公式:AP:BP=AB:AP)其中A:现代课题B:近代课题P:宪法价值定位的黄金分割点勿庸讳言上述的这种“黄金分割法”式的价值取向立场旨在偏重于近代课题中的宪法价值原理。之所以如此至少有以下几个值得参考的理由:第一不知有汉何论魏晋~在反复“推倒重来”的历史过程中世纪的中国宪法并没有彻底完成立宪主义的近代课题为此对于面向世纪的中国来说近代课题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均可能超过了现代课题第二当今全球市场经济的自由化或一体化,并不可能使强国与弱国共同进入“大同世界”目前的“世贸规则”也主要是贯穿了以美国等西方立宪国家为主的新自由主义理念并必然进一步推动“后现代宪法”的演进。为此对于我国来说只有重视近代课题的价值原理才能在“入世”之后契合世界潮流并迎接国际上“后现代宪法”现象的挑战而后再通过规范价值的调整和发展去统合各种社会矛盾以及政治对立第三就“本土”文化的状况来看亦应如此。木通口阳一教授曾从统治机构论的角度出发,主张日本有必要“继续拘泥于‘西方近代’”的一些重要原理更何况我国乎~

  1620年,著名的“五月花”号船满载被迫害的清教徒到达美洲,港台一周八卦头条(1014-1020),但随即他们遭遇寒冬,在印第安人的帮助下,移民们度过困难,为感谢印第安人的真诚帮助,便诞生了感恩节。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the-sauce.com All Rights Reserved.